Blog posts

東京|すし匠 - 高級壽司店的2000日元什錦散壽司午餐

東京|すし匠

高級壽司店的2000日元什錦散壽司午餐

壽司, 日本 Japan, 東京 Tokyo

第一次光顧東京的「すし匠」(Sushi Sho)是2013年初,當時由一代目中澤圭二主理,那次的美味,至今記憶猶新。中澤大將於2016年移居夏威夷,將店交給徒弟勝又啟太,他接手後秉承師父風格之餘,還在午餐時段供應「ばらちらし」(Barachirashi),即什錦散壽司,只賣2000日元的親民價格…

東京|すし佐竹 - 坊間少見的熱壽司

東京|すし佐竹

坊間少見的熱壽司

壽司, 日本 Japan, 東京 Tokyo

到底壽司飯最佳的溫度是什麼?我在東京築地市場的「すし佐竹」(Sushi Satake),第一次遇上熱壽司,我說的熱,不是平時35°C至40°C的溫感,而是超過50°C,真的冒出蒸汽的熱騰騰。店主佐竹大修業於名店「久兵衛」,曾擔任「壽司田」及「すし乾山」的店長,於2016年自立門戶,壽司走江戶前風…

東京|鮨なんば - 強調壽司溫度的摩登壽司店

東京|鮨なんば

強調壽司溫度的摩登壽司店

壽司, 日本 Japan, 東京 Tokyo

剛好相隔一年再訪東京的「鮨なんば」(Sushi Namba),沒想到店主難波英史在成功的起點上更上一層樓,原來奮鬥沒有終點,任何時候都只是個開始。這位壽司大將,不僅手藝高深,還有生意頭腦。他說得上是壽司界中第一位特意強調壽司溫度的人…

東京|日本橋蛎殻町 すぎた - 終極求不到位的一星壽司店

東京|日本橋蛎殻町 すぎた

終極求不到位的一星壽司店

壽司, 日本 Japan, 東京 Tokyo

若是東京有個最難預約的壽司店榜單,「日本橋蠣殻町 すぎた」(Nihonbashikakigaracho Sugita)必定名列前茅。儘管不是介紹制,也只有米芝蓮一星,可單是招呼常客已忙不過來,生客能夠進店的機會更是渺茫。就說說當晚,店裡的9席吧台,坐上客有5位是兩星名店「傳」(Den)的主人長谷川在佑與其團隊,其餘兩位是熟客,唯獨我們二人是關係戶,靠店主杉田孝明的徒弟幫忙進店…

東京|新橋鶴八-傳奇匠人後裔的性價比極高壽司店

東京|新橋鶴八

傳奇匠人後裔的性價比極高壽司店

壽司, 日本 Japan, 東京 Tokyo

去東京吃壽司,不一定要執著那些一位難求、每位收超過3萬日元的地方,其實有些流著傳奇壽司匠人血脈的後裔,儘管門面樸實,可是性價比極高,也不需要提前太多預約,吃的是實實在在、無需包裝炒作的實力。比如說,坐落在新橋按摩院林立的的商場內,有家「新橋鶴八」(Shinbashi Tsuruhachi)…

富山|鮨人 -  江戶前技藝與富山食材的混血壽司店

富山|鮨人

江戶前技藝與富山食材的混血壽司店

其他 Others, 壽司, 日本 Japan

東京資深食饕通傳,從金澤到東京的途中必須稍停富山,光顧當地的「鮨人」(Sushi Jin)壽司名店。後來,他索性幫人幫到底,送佛送到西,就連座位也給我預約好,這種窩心的食友真是千金難求啊…

1 頁,共 7